我看台语片:向台语致敬

1962年,台语电影《旧情绵绵》上映,洪一峰(1927–2010)饰演的音乐老师,在乡间住宿处谱写歌曲,青春少女驻足窗前,为其音乐才情所吸引。

我看台语片:向台语致敬

这个台语歌史经典歌曲诞生的虚拟场景,极富象徵意涵,引领台语片1960年代盛大的流行风潮,台北的北投温泉胜地成为当年的台湾好莱坞,演出也唱出主题曲为叶俊麟(1921–1998)根据日本原曲填词的《温泉乡的吉他》(1966)。

将近半世纪后,同样引领新台语片再领风骚的《海角七号》(2008),男主角也是流行歌手饰演,影片也是以音乐元素见长,女主角同样在窗外瞥见男主角谱写歌曲的才情身影。

《旧情绵绵》等台语歌正典作品词曲创作,代表的是1950和60年代,流亡来台的中国国民党政府强制推行殖民语言「国语」政策并于70年代达到高峰并成果验收之前,台湾本土大众文化原创力在日治(据)时期结束后(中据时期)的第一波复兴。

当时台湾歌坛流行翻唱日本、西洋、中国旋律,洪一峰最初发行的《山顶黑狗兄》和《可怜恋花再会吧》等也翻唱日本歌,然而其后《旧情绵绵》、《思慕的人》、《淡水暮色》、《宝岛曼波》等和一代词人叶俊麟合作的台语名曲,则表现出在地创作者「明明是台湾人,为什幺要唱外国曲调」的台语人豪情,让不同曲风的台语歌曲各擅胜场。

这种「唱自己的歌」的诉求,1970年代中期兴起的「校园民歌」(其实是抽离社会的无民之歌)差堪比拟,却是流亡政府殖民语言政策发功把台语歌压落底的强制环境所直接间接促成的。

当年,台语人无法「唱自己的歌」,「禁歌」施政如火如荼,宝岛南北歌王洪一峰和文夏等许多台语歌曲作品禁唱禁播,台语传播大为顿挫,在地文化备受压抑,公众形象日益沉沦。

直到1980年代,蔡振南传遍前街后巷的《心事谁人知》(1982)吹响台语歌曲复兴号角,延续1930年代台语歌「四月望雨」(《四季红》、《月夜愁》、《望春风》、《雨夜花》)创作黄金期、50年代在地创作意识复甦期、60年代与70年代初与台语片、布袋戏携手发展期,然后来到1990年代的新台语歌运动,历经空窗但源源不绝的活力与尊严,象徵生生不息的在地文化力量。

如此丰富多元的台语歌曲发展历程,却因为近几十年来反应殖民语言压制政策而有所突显的悲情世俗风格,而遭致主流「国语」社会生产出「哭调」或「苦情」形象标籤,全面予以单薄化和扁平化,然后再据以建立台语歌曲革新「国语化」的必要性与正当性,形成与党国语言强制政策互利共生的自我品味建构套套恆真逻辑。

台语歌「国语化」路线,在今年金曲奖新科台语歌后身上淋漓展示,颁奖人蔡振南典礼上开示的「社会乌暗」,指向台语歌发展史上主流「国语」文化投下的庞大阴影,这与新科台语歌后的国籍与台语能力或有牵扯,但更关键的是关乎台语文化永续发展的基底活力。

蔡振南与苏芮合作「花若离枝」专辑,苏芮因此赢得1998年金曲奖最佳「方言」女演唱人奖,击败对手包括台语天后黄乙玲颇为经典的《感谢无情人》专辑。

且不说这样的得奖结果是不是基于对「国语人」转战台语歌的特殊厚爱,这并没有太大的论述意义,因为在今天,台语人心目中的正典歌曲地位,黄乙玲的《感谢无情人》会比苏芮唱的《花若离枝》前面许多,甚至江蕙翻唱的《花若离枝》版本也常被评论为超越了苏芮原唱。

然而,苏芮演唱充满蔡振南原创词曲风味的《抬头一下看》,和张惠妹演唱2010年金曲奖最佳年度歌曲《好胆你就来》一样,树立了一种跨语风格,和大约同时期齐秦和赵传翻唱老台语歌的专辑作品一样,形成「国语人」对台语文化圈的某种输送与致敬。

苏芮歌曲:《抬头一下看》

当年苏芮拿下台语歌后,也招来台语人对她以一位「国语歌手」演唱台语歌的议论,然而相对于今天「中国台北」歌手络绎于途的景致,竟不禁让人感怀「酒矸通卖无」的台语民风传唱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