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台语片:既不中华,也不台北

《候鸟来的季节》入围2012年金马奖最佳男配角,主要场景包括台北关渡自然公园与云林农乡,入围者庄凯勛在片中台语运用颇为突出,一场在云林老家与哥哥冲突扭打的对手戏张力饱满,堪称近年来台片经典场景之一。

我看台语片:既不中华,也不台北

整体而言,《候鸟来的季节》成绩可观,在自然主题和城乡男女之间沉着铺陈出人物情感与视觉美感,为新世纪台片指标,新台语片力作。今年上映的《志气》,改编自台北景美女中拔河队赢得世界冠军的故事,庄凯勛饰演拔河队教练,仍三不五时讲台语,主角郭书瑶来自中部农乡,阿妈在她北上前叮咛的台语俗谚「做鸡着爱tshíng(翻搅),做人着爱píng(反)」,点出本片的励志主调。

其中有一幕,教练激励即将参加世界盃资格赛的拔河队员说,赢了比赛,妳们就不再只是台北女中,而是什幺?拔河队员齐声答:中华台北(ChineseTaipei)。

看到这,我心里想,WOW,Whataanti-climax!竞技场上结合运动员个人成就与国人集体荣耀热血奋斗追求的名号,竟然是国家的别号、绰号,而且还喊得很大声!

我看台语片:既不中华,也不台北

回想2009年,世界运动会在高雄举行,曾有议员质询,主办单位名称到底是ChineseTaipei,ChineseKaohsiung,还是Kaohsiung,Taiwan?像这样国名、地名、城市名夹缠纠结的完全混淆状态,单纯的称谓方式面临意想不到的乖张与错乱。

台湾行走国际社会,对内话爽的「中华民国」,以及对外通行的「台湾」,都不能用为正式国名,折衷採用的替代名称,对外不得不用,对内应该能捨则捨吧!例如高雄主办世运,对外公文往返ChineseTaipei行礼如仪,在自家地盘上就回归正常自然的Kaohsiung,Taiwan。

ChineseTaipei这个台湾在国际间的妥协称谓,像个绰号一样,翻译成「中华台北」或「中国台北」玩文字游戏,其实意思都一样,就是「中国属地台北」。台湾人自称「中华台北」,似乎觉得这称呼比较纯洁无邪,实际上是日久形成的认知制约。

一个绰号被人叫久了,绰号的主人可能会搞糊涂,以为绰号就是自己真正的名字,台湾的电视体育频道上,就常听到播报员卯起来对国内观众直呼「中华台北队」,真是不嫌名字lòlò长,这现象在《志气》里也经常出现,把姑且用之的「中华台北」名义的工具价值,内化为自我情感认同的表现,偶尔才有拔河队员大呼「为了台湾」略做平衡。

九把刀写过一篇文章〈取绰号的破坏性艺术〉,说「乱取别人绰号,只是为了恶搞对方」,而绝技就是取一个「跟本名毫无干係的另一个正经八百的名字」,例如把王新华叫成张建群,「此招破坏力极大,如果全班加导师联手卯起来叫,包准那个同学会给你弄到疯掉…全班经年累月这样叫下去,肯定令王新华同学神经错乱,最后连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幺回事,不自觉在考卷的姓名栏填上张建群三个字。」

中国致力于将台湾锁死于特定名称,就是致力于恶搞台湾,联合世界各国卯起来叫台湾「另一个正经八百的名字」,连时下在台执政的中国国民党也直呼没有更好的名称,那就难保台湾人民不会神经错乱,不自觉自称为的「中华台北」,即使台湾人民并不认同自己身处于中国属地。

每逢赛事,台湾各媒体就会出现「中华队」、「台湾队」、「中国队」、「大陆队」等等不同称呼,这其中牵涉政治立场、国族情怀、语言习惯、人云亦云等因素,其中又以「中华台北」这绰号的破坏性艺术最强,竟然可成为《志气》这类热血励志台片的精神标竿。

对治之道,大概就是电影里阿妈那句台语的「做鸡着爱tshíng,做人着爱píng」吧!面对国内外不利形势,台湾人要翻要搅要反要唱自己的歌。

台湾,到底是既不中华,也不台北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