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台语片:有台湾文艺复兴吗?

上世纪末以来台湾的民主化和本土化运动,形成一股浪潮,台湾意识抬头,台湾人认同持续上扬,促成了文化气氛与教育内容的一些变化,于是有人迫不急待宣示「台湾文艺复兴」的来临。

我看台语片:有台湾文艺复兴吗?

所谓的「台湾文艺复兴」,日治时期台湾文坛领导者张文环(1909-1978)曾以此形容盛行于1950、60年代的台语片,此时期台语歌承续1930年代创作高峰、开展日治时期之后复甦的在地创作意识,也多有表现。

1970年代,在「中华文化」洪流下,台语影歌一体沉沦,直到1980年代以来的新台语歌风潮,以及近年兴起的新台语片,在历史传承脉络与集体意识渲染上颇有文艺复兴之势。

除此之外,很多地方要讲是「台湾文艺复兴」我觉得其实都很勉强。以世界上任何文化运动皆具核心地位的语言复振而言,台语以其浓厚本土色彩与草根传播,造就出了一种强势形象,但那常常是抽象甚至是虚幻的,其实台语的社会语言强度相当薄弱,看不懂也不想懂台语文字的台语文盲是有很大发言权的。

所谓文盲,就是会讲会听但不会认字。台文书写有汉字,也有标音的罗马字,但台湾社会儘管对罗马字系统的英文敬爱有加,却非常坚持汉字的正统与纯粹,连中国的简体汉字都看不顺眼,汉字和罗马字并用的台文书写就更是天外异形了。

此实为「汉字本位迷思」,视台文系统里的罗马字成份为非我族类的异端与杂质,把一套已具有完整规则与历史传统的书写体系,轻率诬指为火星文。

于是,在成功大学台文系的蒋为文老师与小说家黄春明论战事件中,我们听黄说这样的台语文「不伦不类」,听名家张大春批评这样的台语文「是生造出来的」,违背语言发生的实况,彻底否定台语文的书写资格。

我没张大春那种学问,不知道他不厌其详深入浅出汉字缘由的《认得几个字》是什幺样的语言发生实况,那大约就是其所标榜的一种「格调、品味、教养」,而这样的台语文盲而且文盲有理的格调与品味,是教化整个台湾社会的。

不时会有人教化台语人说,佔台湾「绝对多数」的台语族群要有「气度」,或者不要独佔「台语」名号,或者不必强求教学时数云云,然而台语许多人讲不连篇、话不成章,连写个字都一堆高级文艺人期期以为不可,有这样窝囊的「绝对多数」吗?

此实为「台语多数迷思」,台湾社会普遍存在的台语文迷思,还包括「英文本位迷思」:台语罗马字子音系统如「p」、「ph」、「b」的「清音不送气」、「清音送气」、「浊音」三元对立,和英文不同,然而台湾教育把英文学得虎虎生风,一看到abc就以为是英文,然后质问为什幺相同的发音,台文的「p」不和英文一样拼成「b」、「t」不拼成「d」等等,实在让人无奈又好笑,就像同为abc的法文和英文发音规则不尽相同,难道就要质问法文为什幺不和英文一致吗?

还有「去政治化迷思」:全世界的本土语言复振运动,都必然和政治运动有亲近关係,毋须刻意政治化,而是会自然而然政治化,国族意识建构的根本就在其中;而如今「国语」霸权、在地语言极度弱化的台湾社会,也就是政府推行政策的政治化结果,自然要以政治的力量去挽回。十足政治化的「国语」及其拥护者,有什幺立场说台语文复兴运动是「政治化」呢?

也有评论说,文字的统一与教育推广,弱化了语言活力,台语则倖免于此,而得以保存其活泼细腻与自由挥洒的空间。然而,标準化的「国语」自有其自由奔放的一面,却总有一套稳定自足的文字系统支撑,语文流通的不同面向互补短长、相辅相成,那幺为何台语文就只取其随兴所至的一面,而不必落实为可长可久的文字系统?难道台语文只是偏乡的美丽风景,只在天龙国后花园闲暇观赏用的?

张大春认为黄春明前辈说的「怒火就像一朵灿烂的红花,我前几天开了一朵」是「真正的文学」。我没有张大春那种文学格调与品味,不知道什幺才是「真正」的文学,只知道台语文这朵花快被高级「国语」文艺人给踩扁了。

台湾文艺复兴?先从破除台语文迷思开始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