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力量美丽令人落泪王蒙来马说故事谈文学

文字力量美丽令人落泪王蒙来马说故事谈文学以《王蒙八十自述》称誉文坛的中国作家王蒙,近十年来不时到世界各地与文友会面。他的书,精辟入理;他的人,斯文有理。对年轻一辈来说,无论是他的书或他的人,都值得大家学习。他这次来马,再次字字珠玑,句句精华,以文载道,以理服人,让大马文友获益匪浅。王蒙说:“文学是思维最高艺术形式。”他认为,文学与其他感官艺术,如绘画、舞台表演和音乐等有?不一样的表达方式。“绘画是属于视觉的艺术;音乐属听觉;舞蹈则结合视觉与听觉,都在图形和色彩、或者五音动感上,直接撼动人心。文学兴许无法痛痛快快地给人迎面一击,它的弱点恰恰是优点,它的‘不直接’搅动思维、推动思维至臻高处,让所有五种感官,即视、听、嗅、味和触感,一律通过文字传达,超越一切艺术所能表现。”王蒙于生于北京,河北南皮人,祖籍河北沧州,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曾任中国文化部部长、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席、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等职位,是一位热心参与中国政治活动和文学活动的作家。他在五十年代开始创作,1955年发表处女短篇小说《小豆儿》。1956年,他所发表的小说《组织里新来的青年人》描写初来乍到的青年对组织里的官僚作风不满,引起哗然,因而被扣上“右派”的帽子,其时,他自1953年开始撰写的《青春万岁》已完成,却因为这个因素无法出版,直到文革结束后才重见天日,更被上海电影製片厂挑中,于八十年代拍成同名电影。归类为意识流文学作家王蒙在右派帽子被摘之后,曾到北京任教一年,1965年4月被派到新疆,住在农民家里,当天有只燕子飞到屋里来,维吾尔农民立即说:“村子里来了个善人。”让他感觉宾至如归。后来,他掌握到与汉语发音全然不同的维吾尔语,并任职翻译。获得平反后,王蒙又写下短篇小说《说客盈门》讽刺 “走后门”的现象,又陆续写下《活动变形人》、《恋爱的季节》、《失态的季节》、《踌躇的季节》、《狂欢的季节》、《青狐》、《闷与狂》、《暗杀3322》、《这边风景》等小说。此外,他的其他非小说作品,如《当你拿起笔》、《红楼梦启示录》、《我的人生哲学》、《老子的帮助》、《庄子的享受》、《中国天机》等涵盖政治与文学的评论和杂文作品也广受欢迎,是一位元多方位的作家,曾被归类为中国文坛“意识流文学”作家之一,也曾荣获茅盾文学奖及中国国内多种奖项。他的作品广泛流传,已被翻译成多国语文,其中包括:英、法、德、日、俄、韩、意、挪威、瑞典和荷兰文。文书书籍销量大不如前对于文学交流活动,王蒙一直热衷其中,自八十年代前往美国参加“中美作家计划”活动之后,他就不曾停下脚步,出访过的国家三十年来已经超过六十个。他受邀出席各种国际学术会议,以学者身份参与巡迴演讲,积极的态度和对推广文化方面的贡献,令他获得日本创价学会颁予的“和平与文化奖”、第十三届意大利蒙德罗国际文学特别奖、约旦作家协会名誉会员、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和澳门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这一次,他接受隆雪中华总商会大力邀请到吉隆玻来出席第十四届马华文学奖颁奖典礼,并在为配合马华文学奖而办的《一带一路华文文学新出路》讲座会中,以《永远的文学》为主题,分享自己对文学的看法。马华文学奖自1989年设立以来,已经超过20载,其宗旨主要为表扬我国华文作家,藉此推动及鼓励华文创作,以提高马华文学水準。历届得奖作家有陈政欣、李忆莙、傅承德、姚拓、年红、小黑等本地知名作家。王蒙在讲座会上以轻鬆语气,不谓不感慨地说,现今社会,文学书籍销量已经大不如前,过去的文学书动辄数十万本,如今只要卖上500本便已经非常激动人心。文学第一课听母亲讲故事“人生文学第一课,来自母亲的床前故事。”王蒙说,一个人对世界的认识乃从牙牙学语、会说的第一句话开始累积。母亲睡前说的故事,教会小孩如何应对将来的社会,他提起《狼外婆》这个述说吃人狼化身老婆婆想诱食三姐妹,后来被机智与勇敢的姐姐杀死的民间故事。他说,中国生活条件严苛,家长藉?说故事,提醒孩童社会如何险恶。回忆起生平第一次被文字触动,是在7岁上小学一年级那年,他记得那是《小学作文选集》中一篇题名为《秋月》的文章。当文中提到:“皎洁的月亮从东方升起……”他脑海里即刻浮现一轮明月。“皎洁”二字立即烙印在心里面,无法忘怀。于是,他体会到文字的力量,每次抬头见到乾净明亮的圆月,便想到这个形容词,觉得北京的月亮实在太美了。文学能提升情感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王蒙借用这句名言,解释诗以精简的文字,表达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是精神层面不可或缺的要素。文学的作用在于传达意识,通过语言激发想像力,让思维达到最高境界。孟子说:“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此天之所与我者。”人之所以为人,因为人类有思考能力。孟子鼓励人多思考必有所获,王蒙认为读书便是磨刀石,可把思想磨利。他说,好的文学作品可以让思维更加发达。“你可以从书上的每一行字,想像週遭一切。阅读的好处是你可以随时放下书,细细琢磨,也可以反覆重读,不像其他流动性艺术形式,无法说停就停。”谈到语言的力量,有些话短短一句便可以触动人心,“举例说,‘别来无恙’四个字。这个简单的问候词,让曹操和须贾个别保住性命。”他说,起曹操在赤壁之战遇到埋伏,因为一句“别来无恙”唤起关云长对他的感激,而保住脑袋;同样的一句话,打消範雎欲杀须贾报仇洩恨的念头。他开玩笑地说,若果这四字换作用英语表达,曹操必然人头落地,就算是意思相同的其他表达用语,如:“你还好吧?”也不会有同样的震撼力,但足以让关羽和範雎心软。“有些文字就有那种力量,美丽到令人落泪。”他说,感官上的娱乐不能满足人心,唯有文学创作才能提升人的情感。他指出,文字在恰当的运用之下才有力量,而文化修养也决定一个人是否讨人喜欢。他拿贾宝玉和薛蟠作比较,二人无论在年龄或家庭背景都相仿,然而贾宝玉满腹经书,会写动人诗句,非常讨人喜欢,薛蟠则满口粗言秽语,像当选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一样,惹人讨厌。他笑说,倘若阿Q懂得背诵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就不会因为性骚扰吴妈而被打。美丽的诗词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让情感昇华。揶揄网文肤浅逗笑对于今日网络上的帖子传播得比文学书本广泛的现象,王蒙的看法是:“哪怕接触的人数有限,文学起的作用不是肤浅逗笑的文字可以比拟。”就像诗经已有2500年历史,是完全不能替代的巨着。一些诗句读起来像跳动的画面,比起不用脑筋的讯息,有趣多了。王蒙曾经多次来马,接触过多位马华作家,他觉得马来西亚华人创作理念单纯,出自对中华文化的感情,有别于中国和台湾。他曾在1993年出席美国华人作家协会的活动时,被问起为何提到中华文化时总是充满情感?“我有个中国腹,喜欢吃中国菜;有颗中华心,喜欢中国诗。对中华文化的爱恋即是‘心腹之恋’。”他在讲座会最后说,感觉到在场听众的“心腹之恋”,并且希望在马华作家协会努力推动下,马华文学活动可以取得成功。/黄雪虹.2016.12.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