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贸易战的选项:1985年的广场协议?

由于担心日益加剧的贸易战可能破坏全球经济,分析师和经济学家再次开始渴望重现 1980 年代中期美国和全球其他主要经济大国达成的广场协议,以削弱美元。

麦格理集团 (Macquarie Group) 经济学家 Thierry Wizman 在报告中写道,要结束目前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动荡情势「可能需要提出全球性超大交易」。他说,这种超大交易最好的方法是让川普总统「放弃对抗中国的保护主义​​思维」。作为回报,中国、欧盟和日本共同同意在贸易加权基础上,齐力贬值接近 3 年高点的美元。

其他货币的疲软、特别是欧元和人民币,是最让川普不爽之处。川普已将此类抱怨作为他一再批评联準会 (Fed) 的基础,他一直认为 Fed 应该加快放鬆货币政策。

川普週四 (8 日) 推文表示,他对美元走强并不感到「高兴」,继续砲打 Fed。

儘管白宫经济顾问 Larry Kudlow 上月表示美国政府已经排除了干预汇市的选项,但美元的强势和川普的抱怨导致交易员和经济学家考虑美国直接干预货币市场以削弱美元的可能。经济学家和货币观察人士也怀疑单方面的努力是否会有效,特别是在全球经济背景下,面对通膨压力减弱和对经济成长的担忧日益加剧,其他主要央行正在宽鬆货币政策。

与此同时,美中贸易战的激化造成市场波动加剧,投资人担心全球经济可能受到打击。在川普上週宣布对所有中国商品加徵闗税后,本週美股出现大跌。

因此,1985 年由美国、日本、西德、法国和英国在纽约广场酒店集会达成的广场协议重返众人的记忆,也就不足为奇了。事实上,《Axios》週三 (6 日) 还刊出一篇有关「海湖庄园协议 (Mar-a-Lago Accord)」远期可能性的猜测分析文章。

这个协议让美元相对其他货币长期大涨,重创日元、德国马克、法国法郎和英镑。

在 Paul Volcker 领导的 Fed 几乎将美国经济中的通膨压力消除后,美元开始走强。在雷根总统执政期间财政赤字不断增加,美元也受到了推升。总而言之,美元兑主要货币在 1980 年至 1985 年间上涨约 50%,导致美国贸易逆差增加,国会对保护主义措施的呼声越来越高。

哈佛甘迺迪学院经济学家 Jeffrey Frankel 在 2015 年的一篇论文中回忆,在接下来 2 年里,美元停滞一段时间后回跌了约 40%,贸易数据也有所改善,而国会则没有树立新的贸易壁垒。事实上,也就因为它的成功,2 年后全球政策制订者签署名为「罗浮宫协议」的巴黎协议,同意共同努力遏制美元贬值。

其实,从麦格理下面的图表就说明了何以这项协议受到高度重视:

结束贸易战的选项:1985年的广场协议?

美国银行美林 (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 G-10 外汇策略主管 Kamal Sharma 在週三 (7 日) 的报告中写道:「广场协议被广泛认为是最成功的外汇干预协议......」

但是,他强调,这个协议是基于具体的经济承诺,包括美国承诺减少联邦预算赤字,日本承诺放鬆货币政策,以及德国减税协议。因此,协同的货币市场干预是用以解决推动美元走高的内部和外部失衡的总体战略的一部分。

今天美元走强以及美国财政和贸易逆差上升,与 1980 年代中期出现有趣的相似之处。贸易政策的冲突和对竞争对手经济实力上升的担忧也与当时几乎相同,只是如今中国取代了当时的日本。

但观察人士并不认为政策制订者会在不久的将来提出类似的建议。首先,中国主政者肯定知道这项协议造成日本随后失落的 10 年。

Wizman 指出,虽然广场协议表明经济竞争对手之间的成功超大交易是可能的,但那是在美国身为全球经济秩序无可争议的领导者时形成的。

他说,「但在群雄并起、去全球化的世界中,这样的机会仍然不太可能,」「在接下来几个月里,在欧洲经济低迷又要说欧元不够便宜情况下,要达成超大交易是不太可能的。」

Sharma 也指出现在和 1980 年代间的另一个巨大差异。在 1985 年时包括法国和德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担心各自货币相对美元的弱势,这使得它们急于加入共同努力弱化美元。他说,「如今,汇率是政策弹药库的重要武装火力,」「欧洲和日本现在更倾向接受汇率疲软而非强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