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台语片:听台湾人唱歌

新任公视董事长邵玉铭表示,公视要走「清纯」路线,让社会有祥和之气。这倒让人想起,1970年代,那个台语公共文化在台湾社会集体缺席,台语人噤声的「清纯」年代。

我看台语片:听台湾人唱歌

整个1970年代,繁华一时的台语电影已经崩盘,流行的琼瑶「三厅」片和古装、「爱国」电影满口标準「国语」,搭配「国语」歌星蔚为时尚风潮,省营、党营、军营的新兴电视媒体严格管控「方言」歌曲和节目,台语歌曲为最大标的的「禁歌」政策雷厉风行,大受欢迎的台语布袋戏也因「影响生活作息」遭禁播,风行的校园「民歌」不见台语歌曲,全台校园朗朗的「国语」读书声,余音绕樑,至今不绝。

当年的禁歌政策,「清纯」大概就是最高标準吧,举凡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插科打浑的、悲情苦痛的、打情骂俏的、愤世嫉俗的、粗鲁不文的、情色暗示的、搞鬼搞怪的、颓废丧志的、动机不明的…种种不及备载的不清不纯的歌曲,全都上了禁歌黑名单。洪一峰和文夏南北「宝岛歌王」避走海外,1970年代,「党国的强风烈雨,无论南王北帝都须乘桴浮于海」(出自〈可比陈绍的洪一峰之歌〉)。

「日本文化风味之演歌」也是禁歌目标之一,不得公开播唱,理由是熟悉日本歌曲的老一辈人士知识水準较低并缺乏其他文化陶冶,必须唤醒国人民族意识、避免成为日本文化殖民地、减少精神污染、遏阻抄袭歪风等等。

这些戒严时期的禁歌理由,如今已内化成为台语歌评的基本认知,据此批评台语歌摆脱不开演歌遗绪,应该赶紧向「清纯」的「国语」歌曲路线靠拢云云,要像今年的新科台语歌后那样,走「国语化」台语歌曲路线,在主打歌里向「清纯」无比的党徽致敬。

如此这般,即使台湾政治解严了,文化则从未解严。勇敢前来演歌传唱不文之地「垦荒」的中国姑娘,必须获取台语荣衔。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令,然而中国国民党政府已「垦荒」有成,天龙国台北中枢屹立不摇,台北市昔日党外政治盛况,已不复见。

1954和1964年,无党籍高玉树两度打败中国国民党候选人当选台北市长,尤其「自1951年,台湾实行地方自治以来,选情最激烈、最悲壮的一次台北市长选举,就是在1964年4月26日登场了」,高玉树以相当的票差击败中国国民党的周百鍊当选。然而,「国民党虽然容许台湾人个人出锋头,但绝不容许台湾人有组织,他们要防微杜渐,分而治之,才能以寡御众,长保政权,君临台湾。」于是,「『台湾警备总司令』陈大庆向老总统建议,把台北市升格为直辖市,市长改用派任,派高玉树做第一任市长,4年做完,我们就派别人来做,以后再不必担心选举会出意外了。」(《高玉树回忆录》,2007,p.131,151)

1967年,台北市升格直辖市,市长不再民选改官派,高市长于1970年代进入蒋经国内阁,同时中华国语文化政策令起首都,天龙国轮廓浮现,精益求精,日新又新。下一次「最激烈、最悲壮」的台北市长选举,要等到整整30年后三强鼎立的「外省国语vs.台湾国语vs.台语」大战了。

1994年,陈前总统赢得的台北市长选举,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相对于肃杀的「中华民国就要灭亡了」(不是已经灭亡了吗?)的外省国语无厘头呼声,温暖希望的《春天的花蕊》台语歌声终究唱出了天龙国潜藏的渴望。

回首1970年代,中华语文洪流袭台,台湾人如饮忘川,忘了自己是谁,在地的创伤与空白绵延至今。然而终究台湾人要再度歌唱,《你敢有听着咱唱歌》,台湾人请一起来唱,让台北的天空不再那幺「清纯」与祥和吧!

想想论坛一岁了!八月十日(六)下午,诚挚邀请您来与我们一同庆祝、交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05089979523110/专栏作者读者见面会|张睿铨〈囡仔〉募资感恩之旅首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