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打造永续社会的蓝图与行动(2):社会问题和价值观转变

高度经济发展下的社会问题
战后到1970年代末期,日本社会处于急速经济成长时期,工业起飞,社会日益都会化,大众消费蔚为风尚。1960年代每人每天製造的废弃物数量每年以6%的速度成长。而塑胶类垃圾则是每年成长25%。约40%的废弃物就直接填地(没有用土覆盖)或丢弃在山区。而日本夏天潮湿炎热,垃圾掩埋场成了蚊虫和苍蝇滋生的温床。于是有了1963年的立法来管理在都会地区垃圾焚化的问题。之后1970年实施《废弃物管理法》(The Waste Management Law),是个重大的里程碑,因为:1)此法将垃圾分为二类:「市政废弃物」(municipal waste)和「工业废弃物」(industrial waste)。这也是首次在法规上定义出「工业废弃物」。2)根据「污染者付费的原则」(the Polluter Pays Principle),商业界要为其商业活动所製造的垃圾负起清理的责任。3)如果商业界的产品最后成了垃圾,那幺商业界必须负责提供丢弃物件的可行管道。总之,基本原则是:商业界必须扛起处置废弃物的责任。

日本打造永续社会的蓝图与行动(2):社会问题和价值观转变

图1:日本每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变化(以1965年为1)和每人製造的废弃物的关连。蓝线:人均GDP,红线:每人製造的废弃物。图中也可以看到2个重要的立法里程碑:1970年的 《废弃物管理法》和2000年的《建立再生社会基本法》。二次石油危机时废弃物数量也降低。(见内文) (图片来源:MoE 2006, p. 32)


但是《废弃物管理法》并不能阻止与废弃物处理有关的社会问题的恶化。工业垃圾滥倒就是问题之一。工业污染问题引发公众高度的注意,大家逐渐有共识,认为垃圾应该尽量在製造地处理,不要搬动。但是不同政区之间可以使用的处置场合分配不平均,垃圾何去何从的问题常常引发不同市政区间的冲突。

日本打造永续社会的蓝图与行动(2):社会问题和价值观转变

图2:1970年代东京地区阻扰垃圾车倾倒的抗争。 (图片来源:MoE 2006, p. 6)

泡沫经济时期(bubble economy)之后
1985年的《广场协议》(Plaza Accord)签订后,日元大幅升值,带动炒作和投机的热潮。日本社会进入泡沫经济时期(bubble economy),生活风格追求个人化和多样化。消费产品不再走大量化路线,而改为小量而设计花样多变化。便利商店大量出现。各种包装和合成树脂瓶(PET bottle)需求量急增。此外,房地产交易热络,建筑材料的废弃物数量也激增。1990年代初泡沫破裂,日本经济出现大倒退,进入了萧条时期。但是废弃物数量并没有减少。

1980中期,燃烧和丢弃乾电池会引起汞污染,和在焚化垃圾后的灰烬里发现戴奥辛等环境问题引发很大的社会担忧和讨论。泡沫经济时期大量暴增的垃圾也凸显了处置场合短缺的难题。常常为此大量市政和工业垃圾往往要到处移动找寻处置场,而非法倾倒工业垃圾的案子也层出不穷。

此外,还有多氯联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 , PCBs)问题。1968年日本出现米糠油中毒事件,原因是在生产过程中有多氯联苯漏出,污染米糠油。日本于1974年禁止多氯联苯生产及使用。由于PCBs 出现在许多工业产品中,有关单位计画设立PCBs处理设施。但是附近民众担心废气和其他危险,不同意这些设施启用。于是大量的PCBs 三十多年来一直贮存着没有进一步处理。这些物质可能遗失后洩漏出去,是社会的隐忧。

「健全的物质再生社会」(SMS))和「3R」(Reduce, Reuse, Recycle)行动计画
为了应付环境危机,2000年之后日本又重新调整策略,提出「健全的物质再生社会」(Sound Material- Cycle Society ,SMS))和「3R」(Reduce, Reuse, Recycle)行动计画。这二个名词大致可以视为同义词,都代表日本现阶段永续社会的策略。在SMS框架下,垃圾不再是无用的东西,而是有价值的,可再利用的「循环资源」(circulative resources , CRs)。2007 年内阁提出企图心更强,範围更广的国家级指导原则 :”Becoming a Leading Environmental Nation Strategy in the 21st Century – Japan’s strategy for a Sustainable”,在此指导原则下重新调整SMS的框架。修改后的SMS正式在2008年迈入第二阶段。

内阁会议提出的上述国家环境策略可以说是日本回应当前气候变迁和永续发展的挑战所构思的「日本模式」,所描绘的永续发展的愿景是三个理念的整合:低碳社会,健全的物质再生社会,与自然和谐的社会(图3)。图3呈现的日本模式可以说是指导原则,愿景,也可以说是意识型态领域的号召和诉求。经验丰富的日本决策者相当了解迈入永续社会的路径不仅是科技,制度和策略的更新,更重要的是价值观和信念的转型。

日本打造永续社会的蓝图与行动(2):社会问题和价值观转变

图3:迈向永续社会的「日本模式」,整合了三个社会理念:低碳社会,健全的物质再生社会,与自然和谐的社会。 (图片来源:Tanaka 2008)

参考资料:
1. Kazuhiko Takeuchi 2008: “Promotion of Resource Resource-Circulating Society” (http://www.oecd.org/dataoecd/13/40/40799008.pdf)
2. Izumi Tanaka 2008: “Promotion of Resource Efficiency in Japan– through 3R policies” (Swedish Institute For Growth Policy Studies) (http://www.tillvaxtanalys.se/tua/export/sv/filer/publikationer-arkiv/itps/pm-serien/2008/promotion-of-resource-efficiency-in-japan-08.pdf)
3. The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MoE)Japan 2006: Sweeping Policy Reform Towards a ”Sound Material-Cycle Society” (www.env.go.jp/en/wpaper/smc2006/fulltext.pdf)

相关推荐